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年黄大仙二四六精准资料 > 槐花 >

五月槐花香的内容简介

归档日期:09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槐花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世纪40年代的北平古玩街琉璃厂,“燕居阁”老板沈松山觊觎“泛古堂”老板佟奉全的“龙泉青瓷小尊”,设局使佟奉全入套,沈老板派伙计二奎找张督军卖尊。张督军蛮不讲理,一万块钱的东西花50块钱给强买了。佟奉全一手提着脑袋,一手捧上三千块大洋,闯督军府,想方设法硬是把尊给赎了回来,但尊上的一个爪让张督军给弄断了,情急之中,佟奉全用他做旧造假的手艺粘好爪,精心上蜡打磨,以一万三千块大洋的价格蒙着卖给沈老板。沈一开始没看出尊的断爪,被日本客商指出。这狠狠的一记窝心脚,逼得沈老板还不上银号的钱,上吊死了。佟奉全蒙了沈掌柜,可自己又被憨厚胆小的徒弟二奎坑了———二奎把一万块钱的银票和铺子里值钱的东西一锅端卷跑了!佟奉全一无所有成了穷光蛋。这就是琉璃厂古董行里天天上演的悲喜剧,可不是吗?几天之间,一个龙泉小尊闹得死了一个掌柜,跑了一个掌柜,还倒了两家铺子。

  粉墨登场的还有非正非邪、亦正亦邪的一男一女,男的是满清破落贵族范五爷,家势破落但架势还在,因为通洋文平时靠给外商做中介捞点好处费,但往往钱还没到手,他就吃上大席了。这一日就为这个挨了酒楼伙计一顿臭揍。女的那位是瑞贝子府茹二奶奶,年轻轻地就守寡,受尽了大房的欺辱,盘算着早晚有树倒猢狲散的一天,趁老太爷还没死,赶紧往外倒腾出古玩玉器,大奶奶虽然刻薄精明,但还是喝了茹二奶奶的洗脚水———茹二奶奶托看病的赵大夫往外带东西,大奶奶没搜着赃物,反被抢白一顿。

  范五爷的妹子莫荷卖烟卷让流氓索巴欺侮,被佟奉全吹警笛的口技给救了。佟奉全初次接触对莫荷有好感。范五爷为了摆脱生活困境,想以妹妹为诱饵让佟奉全给他造张假宋画。佟奉全不干,莫荷也劝他别干缺德事。佟奉全对淳朴的莫荷好感加深。范五爷又鼓动“天合居”的大伙计王财给他拓假印章,因为没钱又应着把妹子许给王财,王财正中下怀。

  瑞老贝子临死前给茹二奶奶一个二进院子,还给了一批古董精品。趁办丧事,茹二奶奶让侄儿杨子衣袍里带出几件好瓷器、字画。办完丧事茹二奶奶果然被赶出贝子府。茹二奶奶搬进新居,改称号为秋兰太太,心气可高了,心情可好了,托外侄索巴帮她卖东西,帮她找杨子。杨子嫖妓掏不出钱来,没辙,把姑姑托他带出来的古董贱卖给了背着包袱做生意的佟奉全。

  范五爷一直在动员莫荷嫁人,莫荷急了,试探佟奉全,希望他能娶她。佟奉全觉得自己穷,想等有钱了风风光光地娶莫荷,结果还线块大洋从杨子那儿收上来的东西,5万块卖给了罗教授,他要开铺子当掌柜的,甭提多高兴了。

  索巴带着王财到姑妈茹秋兰家,蒙她说:平安藏古董,乱世买黄金,现如今兵荒马乱的这些古董值不了多少钱,一席话把茹秋兰的心气压下去,还是秋兰的女佣人冯妈长了个心眼,把做包袱生意的佟奉全请到家里看货估价。佟奉全如实相告,茹秋兰心花怒放,对自己的美好前程又充满信心。索巴、王财再来施展诡计时,被她软硬兼施轰了出去。

  佟奉全和“燕居阁”掌柜的葛老爷子合伙,又当上了掌柜的。钱也有了,衣服还倍儿鲜亮,拿着点心好酒,去看望范五爷和莫荷,忍不住显摆起来,他的心思全在莫荷身上呢。

  没想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佟奉全的一举一动都叫索巴、王财这伙儿人盯上了。索巴找了地痞流氓,撂跤的扑户,又勾结了警爷开始寻仇。佟奉全刚回到“格古斋”就让人把两万八的银票抢了!他大叫抓强盗,又让赶来的警爷给抓了,在大狱里才想明白,这是索巴和王财使的坏。莫荷为了探监,把娘留给她的玉卖了,央求范五去牢房看看佟奉全。其实范五这时已经去过牢房了,佟奉全还让他给茹秋兰捎话:他不是坏人,他把名声看得很重,出了监欠她的一万八一定还上!这些天茹秋兰也找了不少人卖东西,一比较觉得还是佟奉全懂行又实在。她带着冯妈上局子里把佟奉全捞出来,接到自己家住着,只给她一个人当经理人。

  索巴、王财霸占了“格古斋”开上铺子,当上老板,大宴宾客。索巴特意安排茹秋兰和唱戏的孟老板见面、吃饭。戏子孟小楼是情场老手,他编了一套苦难的身世,赚得了秋兰的几多眼泪。秋兰立马给他拍了五千块钱,孟老板当场认了姐姐。

  佟奉全约了莫荷到“禾丰茶社”见面,莫荷左等不来,右等不来……却不知这时佟奉全是被几个串宅门的截住,双方打了起来,被警察逮住,佟奉全爽约了。伤心落泪之时,范五又拿了王财一百块钱,逼她嫁给王财。莫荷一气之下回老家了。佟奉全被秋兰保出来后,听说莫荷走了,坐上马车一通猛追,半道上把莫荷追了回来,想把她安顿在茹家,不仅没被允许,还受了一肚子气,万般无奈,只好租间房让莫荷一个人住下来,自己再去茹家“卖身“还债。

  一天佟奉全去找莫荷,见人力车夫良子对莫荷献殷勤,心里有点发酸。于是发誓赶紧多挣钱,还清茹秋兰债好早娶莫荷,想了一招———到山西乡下收东西去。还真是瞎猫碰死耗子,佟奉全因为在兵荒马乱中,做好事帮着人埋死尸,一位老汉临死前给他一个真宝贝———商代之尊。佟奉全回来后请罗先生看这商尊,罗先生称之为稀世之宝,这上面二十几个铭文,一个字就得值一万块钱。罗先生让他千万不要卖给外国人。佟奉全高兴地答应着,把罗教授帮助拍的照片,交给范五爷让他帮着卖,出价三十万,只要不是卖给外国人便宜点也行。

  有人欢喜有人愁。索巴和王财还惦记着茹秋兰的东西,恰逢茹秋兰因为没给孟小楼钱,被他给脸色看,秋兰非常伤心。但她自己还是让孟小楼给套上了,刚送了六千块的大三针劳力士表,还要钱,一次不给就甩脸子,茹秋兰气得心口直疼。更糟糕的是她还怀上孟小楼的孩子,孟小楼捅完刀子还剜肉,不仅不认这个孩子,还讥讽她不懂得规矩。

  “国际倒爷”禄大人拿着龙门石窟的“众生礼佛图像”让索巴、王财想办法去盗国宝,赚大钱,听说了商尊的事情,眼珠子都直了!范五也牛,索巴再想出高价替禄大人买尊,不理这茬,就是不卖,洋人一律不卖!禄大人亲自出马找范五,想把尊弄到手。范五爷的劲端起来了,挖苦洋鬼子,尊就是不卖!禄大人也叫上板了,那只尊,他一定要拿到手!

  茹秋兰想把肚里的孩子给做了,赵大夫劝她留下,可以想别的法子,比如找个人嫁了也是一条路。冯妈听到动心,想法子找人,来了一个人是大烟鬼,不成!又来了一个是痨病鬼,也不行!第三个块儿头倒不小,是个假洋鬼子,更不成……这时冯妈想到了佟奉全,认为他最合适,千方百计讨好他,佟奉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冯妈劝茹秋兰试探一下佟奉全,心想,你一个当伙计的又白娶媳妇,又免了一万多块钱的债,外带娶个铺子当老板,有什么可不乐意的呢?茹秋兰借着酒劲,向佟奉全表白:本以为花钱买个情,哪怕买个骗,能骗着自己高兴也成啊!哪想落这么个下场。她让佟奉全娶了她,哪怕孩子生下来不要她了都成。

  茹秋兰决心打胎,冯妈使巧计把药量减了大半。秋兰吃了多付药孩子打不下来,身子虚脱。赵大夫来检查说孩子没事,胎音正常着呢!茹秋兰觉得天意该着孩子不死,那就不打胎了。爱谁说谁说吧!

  这时恰逢索巴挑动的瑞府一大帮人,在大奶奶带领下冲进来大打出手。佟奉全为了救人,在茹秋兰被打的关键时刻违心承认自己是奸夫,她肚里的孩子是他的种。索巴两头使坏,两头讨好,又带警局的人冲进来解围,实捞好处。他抢的乾隆粉彩人物笔筒是个好东西,却自己不懂。王财让禄大人出两万五买下来了,在中间骑了一道子。

  茹秋兰上吊自杀,冯妈听到响动把她救了下来,秋兰大哭,觉得自己对不住佟先生。这时莫荷已经伤透了心,佟奉全一个劲地解释,给她下跪。莫荷说:“佟奉全,你这个人太好了,我配不上你,你出去!”佟奉全丢了魂似地在街上转悠,想回茹家取回他的尊,可鬼使神差的莫荷跟在后面看到,又误解了。莫荷心如刀绞,下定决心回老家。

  佟奉全找不着莫荷,和范五爷大吵一架:“要不是你想卖莫荷,要不是你逼着做假画,我能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吗?”范五爷告诉他莫荷回老家了。佟奉全在围场找了一个多月,一点音讯也没有。回到京城看到良子结婚,佟奉全疯了似地喊着莫荷的名字要看新娘,结果不是莫荷。良子告诉他,自己也去找过莫荷,听车老板说莫荷死了。

  茹府里,茹秋兰给佟奉全跪下求他:莫荷已经死了,瓜落你也吃了,干脆一块儿过吧,免得孩子生下来没有父亲。佟奉全找范五商量。范五说,救人救到底,只当成全了人家母子吧。佟奉全连结婚带开铺子一块儿办喜事。喜宴那天,蓝一贵一损再损,从“双喜临门”到“三喜临门”,大出佟奉全的丑……范五实在看不下去,摔酒瓶子,撩袍子要把蓝一贵扔出去。佟奉全成亲的当晚心里难受,到莫荷屋外的院子里呆呆坐着,也没和茹秋兰圆房。

  有一对骗子设局想骗蓝一贵。蓝一贵可不是好蒙的,戳穿了他们的把戏,并让他们去骗“雅集堂”的掌柜范五,说这位爷是个棒槌。骗子化装成九十六军的上尉副官来骗范五。范五见是一对清泉窑的宝瓶,高兴得抵押铺子买下这一对假瓶,兴高采烈地拿到审货场显摆,可没人理他这茬。范五爷觉得不对,给司令部再打电话,原来是杂货铺!回头佟奉全看了告诉他,这是打了眼了———假货!蓝一贵得到了“雅集堂”特别高兴,当街羞辱范五,要一枚大洋把这匾给卖了!佟奉全看不过去和蓝一贵打了起来,“砰”!一声枪响,范五爷举着火枪出现在街头———果然是八大铁帽子王的后裔,真不含糊———大骂了蓝一贵一通,命令他把匾挂回去,随后当街一枪把自个儿崩了。

  禄大人和索巴使尽卑鄙的手段,逼迫王财到洛阳去盗取国宝,王财无奈从狱中被保出来,走上末路。这时一位法国客人告诉佟奉全,禄大人要在欧洲展览中国龙门的石造佛像。佟奉全心疼,找到京城文物管理委员会告状,人家不管;找罗先生,人家不见。王财和土匪抓来几个石匠让凿石佛像,石匠们不干全被杀害。土匪们乱凿一气,把石佛像全毁了。王财把零零碎碎的石佛像运回京城。佟奉全看到毁了的石像,痛哭失声,大骂禄大人和索巴。最后,禄大人和索巴杀了王财,拿着他的人头威胁佟奉全,让他拼接石像恢复原样。佟坚决不干。禄大人和索巴又去威胁蓝一贵。蓝一贵应承下来,却在夜里把碎石像埋起来,造了一套假的“众生礼佛图”石佛像交给禄大人,禄大人看出是假的,但他将计就计当成真的去蒙欧洲人,同时下令索巴杀了蓝一贵。蓝一贵早做好准备逃之夭夭了。

  索巴阴毒,把佟奉全骗到妓女处让茹安照相。佟奉全以为是茹秋兰使坏,回去大吵一架。茹秋兰一脚踩空摔了一跤,孩子没了!佟奉全心下不忍,向秋兰服软了。索巴又使坏,让自己的亲姑姑茹秋兰吃上了福寿丸。茹秋兰被索巴控制,大批的古董全落在他手里,自己成了一个大烟鬼,一无所有,流落街头。佟奉全一概承担下来,只要茹秋兰吃药戒毒,好好跟他过日子,又租了一个简陋的小院和茹秋兰搬了进去。在他的感化下,茹秋兰老老实实吃起了戒毒药,气色越来越好,还怀上了孩子。她高兴地把自己最后的珍藏品———翠镯子和玉扳指儿送给了佟奉全。

  解放军要攻城,要打仗了!粮食、蔬菜非常紧张。索巴趁机替禄大人拿美金搜刮珍贵古董。佟奉全着急,把玉扳指儿、镯子当了,换成粮食,不让大伙把好东西给索巴。琉璃厂终于保住了不少国宝。禄大人的阴谋没得逞,恨死了佟奉全,让索巴放火烧了佟家小院,正赶上佟奉全不在家,茹秋兰与冯妈生死不明。

  解放了,解放军女军官莫荷回到琉璃厂,当上了“五反”工作组长,追查“众生礼佛图”国宝流失的原因。有人揭发国宝是从蓝一贵那儿运走的,莫荷把蓝抓起来。蓝一贵说运走的是假的,真的埋在我家后院呢!这样蓝一贵非但无过,反而有功,提升为“众生礼佛像”修复主持人,佟奉全当副手。蓝一贵因为范五的死,处处提防莫荷报复他,处处和佟奉全作对,想着法要把莫荷、佟奉全整趴下。趁着索巴被抓、枪毙的机会,蓝一贵揭发佟奉全把国宝商尊卖给洋人!佟奉全声辩说卖的是假的,没人信,真的又拿不出来。埋尊的地界儿已经被消防大队盖楼了!

  莫荷嫁给了当年的刘团长、如今的消防局长刘大奎,新婚之夜说服刘大奎掘地挖尊。佟奉全因此被解脱之后,一直留在了琉璃厂,也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下落不明的茹秋兰

本文链接:http://uretimizni.net/huaihua/17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