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年黄大仙二四六精准资料 > 蒲黄 >

荒年的食物(六)菰草和蒲棒根201869日白洋淀老者

归档日期:06-2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蒲黄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在河北省雄安新区的白洋淀里,生长着一片片潇洒的绿色水草,它的叶片扁平,长约厘米,先端渐尖,上面和边缘粗糙,下面光滑。叶中间脉在背面突起,这与一般披针形叶的形态是不同的。它的叶鞘长且肥厚,互相抱合成。花穗象稀码的稻穗,是散开的,如苇缨一般大小,结圆柱形黑灰色的子,子约

  在中国的古代,菰被当作粮食作物裁培。它的种子叫菰米,是古代的六谷之一。白洋淀地区称之为皮条芒子(芒,在当地发王音)。菰米是雕最爱吃的食物,所以又叫雕米或胡米。我国远在3600多年前就己食用菰米了。在《礼记》和《尔雅》中就有明确的记载。唐朝大诗人李白曾有诗句跪进雕胡饭,月光照素盘。宋玉的《风赋》云:“主人之女,为臣炊雕胡之饭,烹露葵之羹”。诗人杜甫有滑忆雕胡饭,香闻锦带羹诗句。诗人王维有郧国稻苗秀,楚人菰米肥的赞誉。可见,远在唐代,雕胡饭是招待上客的食品。用菰米煮成的饭,香味扑鼻,又软又糯,且对人有很好的保健作用,按如今语言说,它能清除人体内的自由基,抑制酪氨酸话性,阻止黑色素生成,软化皮肤角质层,使之润滑细腻。它还有利尿、止渴、解酒的功效。

  若菰草感染上黑粉菌后,虽然植株毫无病象,地下茎部却不断膨大,逐渐成纺锤形肉质茎,这就是直至今日仍被人们喜爱食用的优质蔬菜—茭白。这时菰不再抽穗结子,而转成了蔬菜的培育方向。现今世界上只有中国和越南这样裁培茭白这种蔬菜。

  在我的家乡白洋淀有水的年间,皮条所在的水域是作为出箔汕(淀区捕鱼的一种方式)用的迷恋鱼的场地。它和水中一片片的芦苇的作用一样,具有涵养、迷恋着鱼群的作用。它们都是淀水中鱼群的安乐窝,不仅能对鱼群提供充足的氧气,还能给鱼群提供充足的食物和养份。待到出汕时,用苇箔(现今多换用胶丝网箔了)远远的圈起来,再逐渐缩小箔的围圈,把圈养了近一年的鱼群归到一个很小的水域里后再集中捕捞,这就是白洋淀中出箔汕的简要过程。当然这中间有很多常人未知的辛苦。首先这片水域得合法的属于某些人(过去是生产队集体)经营。再者要有经管人划着小船日夜巡视,防止他人捕捞鱼群或割打汕中的芦苇和皮条草,破坏鱼群的居住和繁育环境。皮条割后晒干仍然沒有脆性,即仍然柔韧,不易碎烂。但可闻到丝丝的腥甜味道。经过化验分析,它含有多种维生素,是牛的优质饲料,奶牛食后产奶量高。据说日本的奶牛商多来我国收购,是抢手货。淀区因芦草,稗草,高粱叶等牲畜饲料充足易得,所以也较少关注皮条。

  然而在缺乏食物的饥荒年月,有一些家庭因缺粮而食用皮条的。先把它从水里割上来,用手脱去鞘皮,选出较好的上段在水中刷洗干净,除去水锈、污物,将它铡成很小的小段,晒干后在石碾上碾轧,用较粗的箩,筛出粗面,掺上其它面做饽饽,不仅能充饥解饿,且口感稍有甜甘。但这样享用的沒有几家,因为皮条韧性太强,极不易轧成粗面,所以太费气力,又适逢那个年月,因缺食无油,人的力气不佳。又没有米面加工机器,全凭人力碾米磨面。更多的人家,是先把晒干的皮条用铁锅焙干,趁脆在石碾上踩轧,较易成面。但是口感与前大不相同,不仅失去了甜味,反而多了令人不快的糊、苦口感,难以下咽。至于皮条芒子,因为植株存量少,且採收须及时(易自然掉粒),又必须用船等条件,所以,只有极少数人家才有机会得到,不是广大劳苦群众能享用到的。在饥荒年份,对于皮条(即苦茳草或叫菰草)的食用部分,是皮条杆本身,而它的芒子米(菰米)是高级的奢侈品,对绝大多数饥民,只是一种向往而已!

  在玩笑中,人们常笑谈广东人吃尽宇宙。说是他们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,地上长腿的除了板蹬不吃,意思是其它的都吃。而在饥荒年月里,可以说:饿极了的人,除了毒药不吃,其它东西都想(试着)吃一下。1961年我在廊坊上学时,在公共食堂(大锅饭)解散之前,我住在廊坊北与镇紧挨着的大官庄村大队部里,并且在大官庄村公共食堂吃饭。不知道当地社员们在什么地方挖的蒲棒根,洗净后用大铁锅熬煮,很长时间后用笊篱捞出锅里的纤维柴梗,锅里最终剩下淀粉,再掺上一些玉米面蒸窝头,按定量分给劳力和其他人吃。因为这之前每天吃掺玉米芯窝头(队里有一粉碎机,每天都咣噹咣噹的粉碎玉米芯),口感极差,吃得我去上学的路上,一过街口那座当年日本鬼子用水泥筑的圆形碉堡时,就胃疼,得蹲下用书包紧贴着肚子呆一会儿才行。就好象电影《青松岭》中钱广赶的马车到某处易炸车那样条件反射。而换吃蒲棒根的饽饽后,情况改好了,不但吃时口感好,略有甜味(不知是否放了糖精,那时普通人对糖精还没什么坏印象)。

  总之,在那个年月,用蒲草根掺面做做窝头,给我留下了较好的印象。吃掺皮条面的饽饽,使我深深的记住了那个饥饿的年月。因此使我生成了一种毛病:只要见路上被丢弃的大米白面做成做食物,或饭店里服务员,往泔水桶里倒扔那么多的东西,便会莫名的在心中泛起感叹:“这是遭罪呀!没有受过饥饿煎熬的人们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uretimizni.net/puhuang/1397.html